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心z.y的博客

清风袭来 天高云淡.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日志

 
 
关于我

所转偏方,仅供参考,有病还得去医院找医生.本博中的博文,除少许是原创之外,其余的均为转载,如果转载的博文无意中侵犯啦你的权利,实在抱歉,请告之本人,予以删除,谢谢!商业转载原创请联系本人。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纯洁的武器:以色列军队如何与恐怖力量斗争到底  

2016-10-28 11:40:27|  分类: 纪实;讲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搜狐读书,链接:http://book.sohu.com/20160719/n459989576.shtml
搜狐读书 作者:麦克?巴佐哈,尼西姆?米修

 近年来,恐怖袭击不断,2016年上半年就发生了数起。上个周四法国国庆日当晚,美丽的海滨小城尼斯再次爆发了恐怖袭击,80多人丧生。7月18日,在即将召开奥运会的巴西里约,更是发现了疑似爆炸物,拆弹部队出动……

  全球范围内的恐怖袭击已经成为人们不得不在意的话题,而各国的警察与特种部队则是正面对抗恐怖分子的绝对力量。

  以色列,因其特殊的民族历史与建国经历,可以说是世界上可能性战争与恐怖袭击爆发最频繁的国家和地区之一。1948年以色列建国时,全国仅有65万人,而入侵她的是五个阿拉伯国家,总人口超过3000万。2015年,以色列人口达到800万,其中80%是犹太人,另外20%是阿拉伯裔以色列人(他们无须服兵役),她周围的阿拉伯国家人口已超过1.4亿。而这一人口数量的悬殊比例还在继续扩大。尽管埃及和约旦与以色列签有和平条约,它们可以从以色列敌对阵营中被剔除,但一个更为可怕的力量已悄然加入了这一阵营——人口超过7500万的伊朗。那里有狂热的伊斯兰教领袖,扬言用各种方式和武器将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为此,他们建立了一支强大的以快速、效率、准确著称的军事力量来预防可能出现的危机。自以其独立战争以来,以军部队就深陷两场无止境的战斗中。以色列与敌人间的战斗从来都没有也永远不可能势均力敌。

  面对人力上的巨大悬殊,以色列国防军(简称IDF)不得不提高军事技能来应对这一威胁。国防军强大的军事实力,建立在最精良的现代化战争装备上,这些装备和武器绝大多数由以色列自主研发和生产。战争策略是将敌人牵制在两条战线上,集中攻打第三条战线。以色列国防军还拥有一支实力强大的空军以及一个能力非凡的情报机构。此外,国防军成立了数支特种部队,队员们体格强壮且足智多谋,他们是经过严格训练并具备创造性思维且意志坚强的志愿兵。通过缜密计划,特种部队能够出其不意地对敌人造成致命打击,用少数几个人就能达到正常情况下需要一个连甚至一个营才能达到的出击效果。这就是第101部队、伞兵部队、特种突击队(总参侦察营、Shayetet 13突击队、“翠鸟”突击队、Duvdevan突击队、Shimshon突击队、Maglan突击队)以及国防军各旅内的突击队等成立的原因。这些特殊队伍的经验和战术技巧会在整个部队内借鉴和分享。“六日战争”中一名被捕的埃及将领曾这样说:“我们完全无法与你们对抗,因为你们是一支全部由突击队员组成的军队!”

  下面的文字是两则关于以色列与恐怖主义斗争到底的故事,它来自麦克?巴佐哈,尼西姆?米修所著的《没有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鹭江出版社)。我们不讨论两方势力谁对谁错,只从一个国家保卫自己国民安全角度出发,来看看以色列军队与特工是如何行动的……

2
 加沙地区大门外的“铸铅行动”中的战士们(Neil Gohen 摄,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 [保存到相册]


  故事一:“我们是阿布?杰哈德派来的”,1988

   1982年"黎巴嫩战争"后,巴解组织恐怖分子及其首领流亡到突尼斯,由于有突尼斯政府的袒护,他们在那里生活得逍遥自在。1988年沙米尔总理上任后,决定改变这一现状。

  恐怖分子奇袭“母亲班车”:9妇女2男子成人质

  1988年3 月7日,一辆被称为“母亲班车”的大巴跟往常一样行驶在贝尔谢巴到蒂莫纳 (Dimona) 核设施的路上。这辆车之所以被称为“母亲班车”,是因为里面的乘客大多数是妇女。在一段较为偏僻的路上,三名男子站在路中间拦住了这辆大巴,他们旁边还停着一辆军车。这些人上车之后挥舞着手里的机关枪,人们才意识到他们是阿拉伯的恐怖分子,于是车内一片惊叫声。在混乱中,40名乘客顺利逃脱,而另外9名妇女和2名男子成为恐怖分子的人质。

  以色列特种部队事发后立即出动并包围了现场。恐怖分子开始谈判,要求以色列政府释放关押在监狱中的巴勒斯坦囚犯以换取人质。他们还要挟说,每隔半小时便枪杀一名人质。第一名不幸被枪杀的人质叫维克多?拉姆(Victor Ram)。

  以色列部队收到的第一条情报是,这些恐怖分子于当天早些时候从西奈半岛埃及控制区劫持了一辆军车来到事发地。国防军指挥部要求以色列边防突击队(以色列国境警察特勤队) 突袭被劫持大巴。尽管突袭中他们杀死了恐怖分子,但两名女人质——丽娜?帕扎克-谢拉兹 (Rina Pazarkar-Sheratzky) 和米里亚姆?本?亚伊尔 (Miriam Ben Yair)还是不幸被杀害。在之前的谈判过程中,一个恐怖分子曾说道:“我们是阿布?杰哈德派来的!”

夺取被劫持的“母亲班车”(以色列政府新闻办公室)
2
夺取被劫持的“母亲班车”(以色列政府新闻办公室) [保存到相册]

  阿布?杰哈德这个名字在以色列国防军情报部门人人皆知。阿布?杰哈德本名哈利勒?瓦齐尔 (Khalil al-Wazir),人称“圣战之父”,他是巴解武装力量的领袖。杰哈德出生于拉姆勒,当时是英属巴勒斯坦托管地,在加沙地区的难民营长大。早在20岁之前,他就伙同其他巴勒斯坦青年成立了抵抗组织,也是最早加入巴勒斯坦游击队组织“法塔赫”的成员之一。杰哈德参与了“法塔赫”成立后的第一次行动,那是1965年1月1日针对以色列境内一座国家水库的一起恐怖袭击。“赎罪日战争”后,他又策划了几起恐怖活动,包括1974年袭击以色列纳哈里亚 (Nahariya) 市造成4死6伤;1975年3月5日袭击特拉维夫的萨沃伊饭店,造成8名人质死亡以及包括乌兹?雅伊利上校在内的3名以色列国防军士兵死亡;1975年7月4日,一台装满炸药的冰箱在耶路撒冷热闹的锡安广场爆炸,造成15人死亡;1978年3月11日滨海路大屠杀,造成35人死亡;1985年9月在塞浦路斯利马索尔杀害3名以色列士兵。

  1988年,阿布?杰哈德遥控指挥了第一次巴勒斯坦武装反抗运动“巴勒斯坦大起义”,在巴勒斯坦人民眼中,他就是与以色列斗争的杰出代表。他的妻子因蒂萨尔?瓦齐尔 (Intisar al-Wazir),也叫乌姆?杰哈德 (Umm Jihad),人称“圣战之母”,也是一个独当一面的恐怖活动领袖。他们育有三子一女。1982年以色列攻打黎巴嫩之后,阿布?杰哈德与其他巴解组织党羽流亡到约旦,四年后和剩余的“法塔赫”头目定居在突尼斯。

  几年前以色列就把阿布?杰哈德列为暗杀对象,但几次暗杀行动都没有成功。1988年“母亲班车”劫持事件后,以色列军情处负责人阿姆农?利普金-沙哈克痛下决心,要铲除杰哈德。

  有关方面为此行动找来了摩萨德。摩萨德特工秘密接近杰哈德居住的西迪布塞社区 (Sidi Bou Said),拍摄了他所住房屋的照片,还绘制了房屋结构和内部构造的图纸。一名摩萨德女特工想办法进入房屋内部并描述了室内布局:门廊通往一个客厅,客厅内放置了沙发和很多扶手椅;客厅内一扇门后是杰哈德的书房,另一扇门后是厨房;有一道楼梯通往二楼杰哈德夫妇和女儿哈南 (Hanan) 的卧室。他们两岁大的儿子尼达尔 (Nidal) 和父母睡在一起。杰哈德另外两个儿子目前在美国读书。

  行动计划如下:总参侦察营突击队员搭乘海军舰艇靠近突尼斯海岸,由Shayetet 13海军突击队协助抵达海滩,然后由摩萨德协助到达杰哈德的住所。总参侦察营和海军秘密绘制了突尼斯海岸线地图,并标注了以军登陆海滩的位置。以色列空军也派出喷气式飞机承担侦察任务,为国防军提供最新情报。

  尽管准备工作做得很充分,行动风险依然很高。一旦遭遇巴解组织武装部队、突尼斯军队,或者地方警察,都有可能出现大麻烦,而且以军撤离或者救出伤员都有可能比在邻近国家更困难。阿布?杰哈德住所附近有很多被以色列通缉的巴解组织领导,因此那里会有很多训练有素的“法塔赫”警卫。行动中的任何闪失都有可能导致火力对抗或者人员被捕。行动还有可能引发严重的政治后果,因为突尼斯与以色列并不是敌对国,以色列很难解释为什么要在突尼斯采取军事行动。除了这些问题,还有一个问题让国防部长伊扎克?拉宾头疼不已:如何确保行动当晚杰哈德在家?

  摩萨德向拉宾保证,通过严密的监视,他们一定会提供最新的情报。此时,突击队员也在做最后的准备。负责带队的是总参侦察营指挥官摩西 (又名博吉)?亚阿龙 (Moshe Ya'alon Bogie)。1973年“赎罪日战争”后,博吉回到部队担任中士,后升为上校,是公认的最优秀的侦察营指挥官之一。行动准备过程中,他亲自察看了任务地点。在摩萨德特工的协助下,他持假护照从以色列经罗马飞到突尼斯,察看了杰哈德住所周边的情况,第二天便返回以色列,加入到演习中。

  52枪击中了杰哈德

  4月13日星期三,行动部队乘四艘导弹艇出发,另外还有一艘潜水艇护航。其中两艘导弹艇搭载突击队员,另一艘内配备先进的电子设备,是巴拉克的前线指挥中心,还有一艘配备了医疗设备和医护人员。舰队首先驶向西北部的希腊群岛,然后向西再向南航行到突尼斯海岸。

  当天,三名持假身份证的摩萨德特工化名在突尼斯租了两辆大众汽车和一辆标致汽车。

  4月15日,导弹艇抵达突尼斯海岸。当天以军截获一份法国特工发给巴解组织的密电,说“以色列正在烹饪佳肴”,提醒他们注意以色列的动静。尽管如此,巴拉克下令:行动仍按原计划执行。

  15日晚,以色列空军出动了两架波音707飞机到达突尼斯上空,一架负责接收电子传输信号,另一架负责掩护,同时充当该区域上空歼击机的空中加油站。

  行动开始了。潜水艇慢慢接近目标海滩——靠近迦太基的A-Rouad海滩,此刻海滩上已空无一人。两组侦察营士兵登上小型“Hazir” (小猪) 潜水艇抵达岸边,与摩萨德特工会合。侦察营潜水队员报告海滩安全后,五艘载有20名侦察营突击队员的橡皮艇立刻从母舰入水前往海滩。以军登陆地点就在西迪布塞社区附近。突击队员被分为四组:A、B组负责执行任务,C、D组负责掩护。A、B组队员配备带消音器的22毫米口径贝莱塔手枪和微型乌兹冲锋枪;C、D组部分队员配有步枪和手雷。侦察营突击队员穿着带有防弹背心的连身衣和软底帕拉丁军靴,配备了耳机和对讲机,腰间别有小型炸药包和急救物品,除此之外,他们都戴了面罩来遮挡脸部。

  15日晚,以色列国家安全局 (Shim Bet) 逮捕了阿布?杰哈德住在加沙的亲戚法耶兹?阿布?拉哈马 (Fayez Abu Rahma)。他接受了一些简短和无关紧要的询问,几个小时后便被释放了。抓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他给杰哈德打电话,这样摩萨德和军情处就能通过监听设备确认这个恐怖分子头目当晚是否在突尼斯的家中。

  临近预定行动开始时刻,总参侦察营突击队员正准备从海滩出发,又出现了新情况。摩萨德特工紧急来电,说杰哈德不在自己住所!他还在市内,目前正与另一名巴解组织高官法鲁克?卡杜米 (Farouk Kaddoumi) 开会。突击队员不得不在海滩待命—— 一支精英之旅待在上千英里外的异国他乡的一个偏僻海滩等候消息,风险极高。所有人神经紧绷,焦急地等待了一个半小时后,亚阿龙终于接到了摩萨德的报告:杰哈德和两名贴身保镖回家了,一名保镖留在门口的车内,另一名随他进了屋子。侦察营突击队员立刻跳进车内,驶向西迪布塞,途中经过黑暗破旧的古迦太基港,那正是当年汉尼拔出征西班牙,与罗马帝国英勇斗争的启航之地。

  凌晨2时不到,突击队员到达行动地点。杰哈德的汽车就停在门口,一名保镖在驾驶座上打盹儿。两名突击队员 (其中一个化装成女性) 悄悄接近这辆车,“女子”手里拿了一个大大的巧克力盒,这是为了遮掩“她”手中拿着的消音手枪。走到车旁,“她”一枪击中保镖的前额;另一名突击队员进入院内的花园。A组其他队员用一种特殊减噪设备破拆了杰哈德家的加厚木门。A组、B组随后溜进了屋内,在地下室杀死了另一名保镖,以及一个当晚留宿在他家的突尼斯花匠。然后A组队员沿着楼梯走向杰哈德和他妻子的卧室。

  阿布?杰哈德并没有睡觉。一小时前,他跟自己16岁的女儿哈南道了晚安,然后回到自己房间,准备给以色列的“巴勒斯坦起义军”写信。一阵微弱的声音惊动了他,于是他拿起了武器——他专用的银色手枪,走向门口。乌姆?杰哈德也意识到情况不妙,喊道:“凡尔登,凡尔登!”她指的是贝鲁特的凡尔登大街,也就是“青春之泉”行动中以色列特种部队暗杀的恐怖分子住所所在的街道。

  阿布?杰哈德打开门,门口站着戴着面罩拿着手枪瞄准他的士兵。他使劲把妻子推到角落,然后举起了枪,但第一个士兵朝他开了枪,直到整个弹匣的子弹被射空,后面的士兵也跟着开了枪。杰哈德在他妻子面前倒了下去,然而射击并没停止,乌姆?杰哈德扑到丈夫尸体上,大声喊道:“够了!”

  突击队员并没有伤害她和他们的女儿哈南。哈南被枪声惊醒,闯进了父母的房间,一个士兵用阿拉伯语叫道:“找你妈妈去!”她看到突击队员朝躺在地上的父亲开枪。她站到一个没戴面罩的突击队员面前,看着他的脸,那张她后来说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脸。这个士兵朝他父亲的头开了枪。乌姆?杰哈德和她女儿看见一个女人始终在一旁拍摄行动全过程。两岁的尼达尔也被惊醒,哇哇大哭。站在他旁边的一个突击队员朝天花板开枪,不过谁都没有伤害这孩子。巴解组织后来公布消息称,袭击者一共开了70枪,其中52枪击中了杰哈德。

  突击队员们下了楼,从杰哈德的书房拿了些公文,还从墙内找到一个保险柜,然后迅速撤离。楼上的乌姆?杰哈德听到一个女人用法语急促地喊道:“Allez!Allez !” (“走吧!走吧!”)

  整个行动只用了不到5分钟。突击队员到了屋外,开始清点人数,而此时乌姆?杰哈德也在楼上数着人数,一共24人。汽车飞速向海滩驶去,车内的摩萨德特工为队员们准备了饮料来庆祝。到达海滩后,突击队员和参与行动的摩萨德特工一起登船离开,其余摩萨德特工继续留在突尼斯,向警察报告袭击者的车辆往首都方向开去了(实际上与他们离开的方向完全相反)。突尼斯警察从西迪布塞到首都一路设置了多个路障,突尼斯总统下令出动地面部队和直升机进行搜索,此外还下令关闭机场和港口。然而,除了那三辆被遗弃在海滩边的汽车,他们找不到以色列人的蛛丝马迹。

  第二天,这一行动的报道占据了世界媒体的头版头条。毫无疑问,这一行动是以色列人的杰作。阿布?杰哈德被杀了,但他的名字没有被人们遗忘。几年后,他的妻子乌姆?杰哈德当选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部长之一,她和她的女儿将暗杀行动的细节一一透露给了以色列的作家和记者。

    题外

    以色列尚未建国就已存在的哈加纳(Haganah)地下组织内的一个道德准则——"纯洁的武器"。这条哈加纳组织制定的原则意指战斗者的武器不能被平民、妇女、儿童或没有武器的敌军鲜血所污染。过去曾有过的几起针对国防军士兵的审判都是基于这一戒律进行的。 一条著名的法庭判决提到:如果看到任何违反法律的军事命令——"黑色令旗",士兵应该抵制这一指令而非执行指令。这一理念在以色列国防军内普遍实行,任何违反这条原则的行为,包括近年来在加沙地区打击巴勒斯坦时的某些违规行为,都遭到了法庭的判决。

  故事二:清除恐怖组织的“防卫盾行动”,2002

  1993 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签订了《奥斯陆协议》,希望实现初步和平。然而该协议没能如预期那样发挥作用,巴勒斯坦在以色列国内又掀起了新一轮恐怖袭击活动,频繁的自杀式爆炸袭击让以色列头疼不已。总理沙龙和国防部长本雅明?本?埃利泽(Benyamin Ben Eliezer)决定在西岸针对恐怖组织进行大规模军事打击,行动的主要领导人是总参谋长沙乌尔?穆法兹。

  “黑色三月”恐怖袭击致135平民死亡:以色列开展行动

  2002年3月29日,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以色列国防军部队进入了阿拉法特领导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首府拉姆安拉 (Ramallah)。以军部队步行向其总部姆卡塔 (Mukataa) 前进,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巴勒斯坦人的顽强抵抗。Egoz突击部队指挥官阿维?佩雷德 (Avi Peled) 事后回忆:“姆卡塔对于巴勒斯坦人来说是最后的防线,是圣地中的圣地,我们原以为敌人会拼死抵抗,不过很明显,当我们进入姆卡塔和位于贝杜尼亚 (Beitunia) 的巴勒斯坦防卫安全机构总部时,他们的心理防线就已经被击垮,巴勒斯坦各处的抵抗势力随即纷纷瓦解。”

  这就是以色列国防军在约旦河西岸即以色列人所称“犹太和撒玛利亚地区”开展的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行动——“防卫盾行动”。该行动的目的是打击这个区域内的恐怖组织,阻止越来越频繁的恐怖袭击。行动当月,也就是后来人们熟悉的“黑色三月”,一共有135名平民和30名士兵在恐怖袭击中丧生,其中有13起自杀式炸弹袭击发生在1967年以前的边界线以内。最严重的一起发生在纳塔尼亚的花园酒店内,当时人们正在庆祝逾越节,一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进入酒店引爆炸弹,炸死30多人,炸伤140多人。

  爆炸的恐怖画面在以色列及全世界电视台播出后,终于触动了美国人,美国政府不再阻拦以色列采取军事行动的提议。第二天,以色列政府就宣布发动“防卫盾行动”,并召集三万名后备军,此外还有后备的步兵、装甲兵、工程兵等。沙龙在以色列国会介绍了这次行动的目的:“以色列国防军的士兵和将领会到达恐怖分子藏身的城市和村庄进行抓捕,特别是要抓住那些幕后黑手;收缴用来袭击以色列平民的武器和军用物资;发现和捣毁恐怖装置、实验室、军工厂以及恐怖分子的藏身之处。”

  用穿墙术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在拉姆安拉,以色列国防军摧毁了姆卡塔总部除阿拉法特所住的大楼以外的所有建筑。Egoz突击队员占领了通往阿拉法特办公室走廊的所有房间,以色列坦克包围了整座大楼。有几个被以色列通缉的恐怖头目此时正躲在姆卡塔的拘留中心,因为巴勒斯坦情报处负责人告诉他们,秘密进入阿拉法特官邸会比较安全。双方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美国人前来调停,最后决定将这些恐怖分子头目转移到位于耶利哥的一所监狱,由英国政府暂管。

  国防军在拉姆安拉发现了很多军火实验室,也逮捕了一些黑名单上的人物。行动快结束时,他们还抓获了“法塔赫”武装派别之一“塔兹姆”的首领马尔万?巴尔古提 (Marwan Barghouti)。最后巴尔古提因其犯下的种种恐怖罪行被判处终身监禁。

  随后国防军从拉姆安拉前往纳布卢斯。纳布卢斯是巴勒斯坦抵抗力量的核心,国防军总参谋长始终认为这是个非常棘手的地区,在此行动风险极高。市政区人口密集,分布着很多设有陷阱的房屋、狙击点,还有一大批恐怖分子。弯曲的巷子里藏着数百名恐怖分子,到处都是简易爆炸装置,地上还埋放了很多燃气罐,随时都可能爆炸。国防军精锐部队进入市政区前自我鼓励,希望有勇气应对可能发生在每个街角的血腥战斗。

围攻拉姆安拉(Yoav Guterman 摄,以色列政府新闻办公室)
1
围攻拉姆安拉(Yoav Guterman 摄,以色列政府新闻办公室) [保存到相册]

  4月5日,国防军开始进攻纳布卢斯,负责行动指挥的是犹太和撒玛利亚师部的伊扎克 (又名杰瑞)?格申(Yitzhak “Jerry” Gershon) 准将。他负责指挥伞兵旅从西侧进入城区;戈兰尼旅负责从南部进入;而伊夫塔赫装甲旅负责控制城区东部,包括敌人藏身的难民营。巴勒斯坦人在沿路水车和储水罐内藏了几十枚地雷,国防军工程兵有序地逐一进行破拆。

  伞兵从四面八方同时向市政区进攻,他们有一种革命性的秘密武器:穿墙术。伞兵部队研发了一种新型技术,利用重型锤或有限爆破在墙上打出供人穿过的洞口,这样士兵们就不用走到容易被袭击的街道上,而可以直接从室内穿行。这项技术在一个半月前伞兵旅夺取巴拉塔 (Balata) 难民营时首次被应用。伞兵旅指挥官阿维夫?柯查威 (Aviv Kochavi) 解释道:“在人口密集的市政区,狭窄的街道上布满了地雷和障碍物,狙击手可能藏在各个角落,所以我们研究了新的战术,那就是我们只从室内穿墙而过,给那些独自在巷子内迂回作战的敌人以突然打击。这项战术能迷惑敌人,使他们无力对抗,因为我们会从侧面、后面甚至上面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市政区内,不同的恐怖分子小分队听从的是同一个指挥。此外还有很多被以色列通缉的巴勒斯坦武装分子,大部分来自塔兹姆,少部分来自哈马斯,他们也藏匿在城区内。这些巴勒斯坦人用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和M-16步枪顽固抵抗,视死如归,要成为“殉道者”。

  以色列国防军同样坚决,战斗从一间屋子打到另一间屋子。对以军来说,战斗的目标是尽可能减少以军士兵的伤亡,因此国防军决定每过几分钟就派一小队突击队员进入有敌人驻守的房屋。巷道专门用来打击那些通缉犯。以色列国防军狙击手藏在屋内,从敌人想不到的位置开枪射杀那些准备射击较远处以军士兵的巴勒斯坦武装分子。

  战斗进行到第三天,以色列国防军已占领了城区的三分之二。戈兰尼旅第51营指挥官奥菲克?布彻里斯 (Ofek Buhris) 中校和他的士兵们刚刚结束姆卡塔和杰宁 (Jenin) 地区的战斗,便被派往纳布卢斯负责寻找军火实验室和通缉犯。他的任务之一就是逮捕哈马斯高级工程师阿里?哈迪利 (Ali Hadiri),此人就是制造纳塔尼亚花园酒店爆炸案所用炸弹的人。攻入这个恐怖分子住处的过程中,屋内射出一阵密集的子弹,导致一名连长死亡,布彻里斯也受了重伤。戈兰尼旅士兵冲入房间杀死了哈迪利和另一名恐怖分子。

  4月8日早上7点左右,数十名巴勒斯坦人突然高举双手从市政区屋内走了出来,向以军投降。每隔一小时就有一批巴勒斯坦人投降。当天下午,更多的巴勒斯坦人通过辛贝特 (以色列国家安全局) 和以色列设于西岸的民政局表示投降。到晚上6:30,最后一批武装分子走出纳布卢斯市政区,手里挥舞着白色旗帜表示投降。经过72小时战斗,有70名恐怖分子被杀,上百人被捕。

  击破匿敌房屋,封锁匿敌教堂

  “防卫盾行动”中最令人难忘的一场战斗发生在杰宁,因为战斗中有23名以军士兵死亡,75人受伤。而巴勒斯坦人说,以色列国防军在难民营内屠杀平民。

  巴勒斯坦武装分子聚集在难民营中心,他们在周围安装了上千枚爆炸装置,在狭窄的巷道内设置了无数埋伏点。以军士兵利用坦克、攻击直升机和D9推土机清除炸药,突破设有陷阱的大门。由于巴勒斯坦狙击手的猛烈袭击,进展非常缓慢。

  战斗进行到第7天,Nahshon旅的一支后备部队不幸中了埋伏,有13人牺牲。其他队员在拯救伤员过程中出现了更大的伤亡。袭击接近尾声时,国防军决定改变策略,一座一座击破藏匿着恐怖分子的房屋。在用推土机摧毁房屋之前,国防军会先警告屋内的武装分子,这一步说服很多恐怖分子主动投降。一名伊斯兰圣战组织的高官马哈茂德?塔瓦贝 (Mahmoud Tawalbeh) 因为不肯投降,被D9推土机推倒的墙体砸中身亡。

  战斗中,有谣传说以色列国防军在杰宁难民营屠杀平民,有些巴勒斯坦人甚至说被屠杀的平民有3000多人。直到一个联合国调查小组抵达现场,才发现死亡人数仅为56人。以色列国防军称,死者中绝大多数是武装恐怖分子。这个谣言之所以如此迅速地在全球传播,可能是因为该难民营从未对世界媒体开放过。

  耶路撒冷后备旅夺取了伯利恒市。他们刚一入城就抓到了几十名通缉犯,然后迅速占领了这座古城。有40名武装恐怖分子躲进了圣诞教堂 (Church of the Nativity)。由于该教堂的重要和敏感地位,国防军派“翠鸟”突击队封住恐怖分子进入教堂的通道,然而由于空军飞机延误,导致士兵抵达较晚,几十名恐怖分子顺利躲进了教堂,他们知道国防军不敢进入教堂逮捕他们。

  这些武装分子的头目是纳布卢斯巴勒斯坦情报局局长阿卜杜拉?达乌德(Abdallah Daoud),他挟持了46名教堂牧师,还有大约200名平民包括儿童作为人质。以色列国防军对教堂实施了长达34天的封锁,断绝了内部的食物和饮用水供应,目的是瓦解恐怖分子意志。梵蒂冈警告过以色列:不允许损坏教堂。

  2002年5月10日,以色列同意将13名通缉犯驱逐到欧洲六国,同时将另外26名通缉犯转移到加沙地带,这样才打破对峙局面。封锁期间,6名巴勒斯坦人被杀。而以色列获取的一些文件显示,伯利恒居民 (其中大部分是基督徒) 常年受到塔兹姆和阿克萨烈士旅武装分子的骚扰。

  “防卫盾行动”中,以色列国防军占领了西岸6座巴勒斯坦城市中的5座,以较短的时间和较少的代价 (34名士兵死亡) 成功阻止了恐怖活动浪潮,大大削弱了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武装力量,隔离了阿拉法特,抓捕了一大批通缉要犯,发现并收缴了数量巨大的炸药和武器。

(感谢创美汇品提供文字、图片)

|关于书|

1
 


作者:麦克?巴佐哈,尼西姆?米修,

译者:王敏慧

出版社:鹭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4月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